随雅

今天的好桃有点奇怪

好桃/

*

灵魂互换梗&双向暗恋

ooc无脑甜,一发完

*

01

“你有没有觉得昊子最近怪怪的?”

“何止是他,韬也是啊。俩人约好一样,都跟谁抢了自己老婆似的丧着个脸。”王子奇啃了口烧饼:“节目才刚结束就这样,这得多舍不得啊。又不是以后见不着了,至于吗。”又长叹一声:“已婚男人不懂小情侣间的烦恼啊……”

02

“我没恋爱!”

黄子韬说完觉得语气有点儿冲,撇清关系的嫌疑太明显——好歹对方也是自己朋友,马上降低音量,又道了句:“不是,我跟他就普通朋友,哪来的恋爱不恋爱的啊……”

“哦,”自己的声音从电话另一头传来——平静中带着被取悦了而产生的小小波澜,“我也没那个意思啊,随便问问。”

“杨文昊你有这个闲心不如想想咱俩怎么换回来吧!”

03

黄子韬,男,即将25岁。

就在离25岁生日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街舞节目刚结束那天,他,和自己的暗恋对象杨文昊,灵·魂·互·换了。

 

俩人当时都当场懵逼——换做是谁都会诧异,为啥酒喝多了眼前出现的竟然是自己的脸吧。

还是杨文昊——披着黄子韬的壳子,先抹了把脸,表情复杂:“怎么办。”

黄子韬看着‘自己’的手,掐了一把,疼痛让他确定这不是梦:“我怎么知道……”

 

“换不换的回来?”

04

换不回来。

 

至少短时间内不可能。

但接下来的一堆事儿——杨文昊的商演、广告、杂志拍摄,黄子韬的演唱会、出席活动,都不能让人看出端倪和错处,否则一旦被人抓住把柄,网上那些舆论风声如何变化颠倒——不是他们乐意看到的。

“那……?”

 

“演下去,”杨文昊盯着他——自己脸上认真的神情果然挺帅,黄子韬心里小小得意一下,接话道:“你小心别露馅了。”

“该小心的是你,”杨文昊想到心里就冒醋意:“别看见合眼缘的就往人家身上粘,”又小声嘀咕:“干嘛总和人家那么亲密……”

“你说啥呢?”

“没,太热了,蚊子真多。”

05

哦对了,忘了说,为了避免出岔子,俩人暂时隐秘同居了——当然啦,分房睡。

06

刚开始自然是不适应的——首当其冲的就是洗澡问题。

相较于杨文昊大方脱了衣服洗澡,黄子韬别扭的很,还嘴硬:“都是男的看了又不会少块肉,我这么好看还是你占了便宜呢!等等你看哪儿呢!”

杨文昊看着他,笑了一下,捏了捏屁股:“挺翘的,手感不错。”

 

“卧槽!”黄子韬作势要打他,又想这是自己的身体,打了自己吃亏,憋了口气:“杨文昊你给我等着!”

 

“哦,”杨文昊挑眉毛,“我等着。”他眼睛向下瞟,刻意强调:“你可以好好看。”

黄子韬摔门进浴室,关门前还听对方补了句:

“我不觉得吃亏。”

07

……这么大!!!

 

黄子韬努力打泡泡企图遮住胯下可观的兄弟,然后突然想起来,自己在这纠结,人家洗澡的时候早把他看光了。

他红着半张脸埋在泡泡堆里——杨文昊的脸白乎乎的,红晕看着特别明显,黄子韬盯着玻璃门上的脸,鬼使神差地凑上去印下了一个吻。

 

——卧槽!

 

行吧。他脸更红,几乎要把自己埋在水里了——反正,他也不太吃亏。

08

还有一个让人不爽的问题。

 

“viho,”这已经是第三个凑上来的了:“这个动作我还是不太懂……”

“我现在没上课,再说了我又不是你老师,”黄子韬开口拒绝,顺便离方贴上来的波涛胸涌更远了些:“而且这个舞种我不熟,你找别人吧……”

“等等!”小女生直接拉住他,咬了咬嘴唇,欲拒还迎:“杨文昊!你真不懂吗!”

 

——杨文昊!看你干的好事!

 

黄子韬从前一直觉得,如果有人喜欢自己,那是他的幸运——哪怕他并不喜欢对方,也应该温柔平和地拒绝——喜欢和爱都是美好的东西,不该用粗暴、冷漠的态度来回答。他也知道,像杨文昊这样光彩出众的人,能得到他的喜欢,也一定能让别的人、很多人喜欢。

 

——他一直知道。

 

“不好意思,我还有事,”黄子韬面无表情地拉开了对方的手,想了想又补充一句:“我有喜欢的人了。”

09

“你怎么了?一直不说话?”

杨文昊倒了杯水放在黄子韬跟前——他之前知道黄子韬忙,可没想到对方忙成这样,差点没把自己累死。

“没,”黄子韬看着没精打采,明显在敷衍了事:“天太热了吧,蚊子是挺多的,蚊香有没有?”

杨文昊见他不想多说,心里虽然不痛快,也不勉强,当下起身去搜柜子真找起了蚊香:“有。你要点上?”

“嗯……”黄子韬欲言又止,看他半响,磨磨唧唧别别扭扭冒出来一句:“今天有个女生她找你。”

“啊?”杨文昊记不住太多无关紧要的人,他现在一颗心几乎全在黄子韬身上呢——可惜对方没察觉,接着道:“她好像还挺喜欢你的……”

 

要不是个傻子这时都能听出不对,可偏偏杨文昊对上黄子韬就不敢多想,生怕自己自作多情,好半天应了句:“啊。”

 

——你‘啊’什么‘啊’!黄子韬越想越气,起身避开杨文昊,哼了句:“不点了。累了,睡了。”

“不是,我找了好久?诶?”

10

对象突然发脾气不理你怎么办?

回答:因为啥啊?前因后果呢?

回复:不清楚。说一小姑娘喜欢我,然后我没否认,就生气了。

 

杨文昊并不觉得‘对象’俩字有啥问题,继续敲键盘。

回复:我要怎么做他才会我?

回答:你傻啊,女的吃醋都看不出来,活该人家不理你。

——吃醋?

……没看出来啊。

杨文昊觉得自己嘴角有点收不住往上咧,不行,太傻:

回复:我没觉得他吃醋啊。

回答:你白痴啊兄弟,第一次谈恋爱?这么没经验,人家因为小姑娘喜欢你不理你,那就是吃醋啊!赶紧哄哄,别到时候收不回来了

回复:怎么哄?

回答:表明心意啊怎么哄!

 

——表明心意……

11

“韬。”杨文昊敲完门又觉得不行:万一对方已经睡了呢?刚想走,就听里头腾腾腾脚步声响起,接着自己的脸出现在门后,眼角有点儿湿:“干嘛?”

“呃,”打好的草稿跟被吃干净似的忘了个光,杨文昊眼神飘忽,在黄子韬看来纯属没事找事:“你干嘛!没事我睡了,你明天还有工作吧,早点休息,晚安。”

“不是,你听我说,”杨文昊扒拉着门板:“你是不是心情不好?”

“……没有。”

“我、”,杨文昊深吸口气,“那女的我不认识,你说的谁我没印象!你要睡了是吧,”他觉得自己脸烫的过分,连这番话是不是有些莫名其妙都顾不上了,杨文昊急匆匆道:“我说完了,晚安。”

 

然后他打开自己房间门,迅速进门关门一气呵成,留下黄子韬一脸黑人问号地盯着地板。

 

“切,白痴,”黄子韬哼了个小曲儿:“谁想知道呀!”

12

其实杨文昊也有件事儿憋着没说。

 

——他先前怎么不知道黄子韬身边男男女女的——女的还好,但是男的……

 

“韬,”又是这人:“你大概什么时候得空?咱们再一块儿约着出去玩儿啊。”

“最近大概没吧,”杨文昊给不了他好颜色,他直觉这人对黄子韬有企图,必须扼杀在摇篮里:“我挺忙的。”

“真的啊,看你挺累的,怪不得脸色不好……”那人还想往前凑,手指快摸到他头发——你做梦黄子韬的头和头发只有我能碰!

 

“还好,”杨文昊冷下声音,露出黄子韬从未出现过的冰冷面色,眸中的光带着莫名的占有欲:“我不喜欢别人碰我头发,还有……”他刚想说“别离我这么近”,要出口又改了念头:“我不喜欢不熟的人离我太近。抱歉。”

13

“你跟那个谁……小关,”杨文昊把人叫小一辈:“你俩挺熟的?”

“还行吧,朋友介绍认识的,算熟人。”黄子韬吃着桃子看电视:“怎么了你突然问起他?”

“哦,我以为他是你挺好的朋友,”杨文昊放下心:“今天还想摸你头发来着……”

“啥?!”黄子韬差点跳起来:“我的头发别人都碰不了!卧槽他做了什么!”

 

——谁说的,我随便摸也没见你有反应呀。杨文昊美滋滋想,没忘了给自己贴个金:“没碰见,我知道你不喜欢,我给躲开了。”

“哦哦那就好,”黄子韬换了个姿势,纹了花臂那只手上流了些汁水下来,黏糊糊的:“我最烦别人碰我头……诶你干嘛!”

“碰的又不是你自己的,这是我的身体,”杨文昊理直气壮:“看你不也没躲。”

黄子韬理不直气也壮:“那是因为这……这是你的身体!等换回来我会照样不让你摸头!”

杨文昊在他头发上揪一把:“是是是,你的头发只有你自己能动。”

14

时间过得真快。演唱会到了。

 

——虽然他俩还是没能换回去。

 

“你不要紧张,放轻松,”黄子韬坐在杨文昊身边给他加油打气——虽然他觉得自己更紧张一些:“尽量别看下边儿的人,不然会更紧张……”

“互动还是要的吧,”杨文昊看着也不轻松,这可是黄子韬的演唱会:“你是要我紧张还是放松呀,一会儿放轻松一会儿更紧张的。”

“我这不是怕你……”

 

“韬!”

——又是那个小关。

 

对方没想到一找就见着人,看着特别惊喜意外,直直走过来,近得要贴他身上:“一切顺利啊!”

杨文昊皱着眉往后缩,神色不善:“抱歉,我说了离我远点吧。”

小关反应过来,以为他为上次的事生气,忙解释:“我之前不知道你不喜欢那样……你还在生我的气吗?对不起……”

“没有,”杨文昊对这人除了烦甚至生出厌恶了,周围的人见不对都退了出去,只黄子韬在旁边看着,让他恼火又心焦:“快开始了,无关人等别进来,你去观众席吧……我操你干什么?!”

 

黄子韬也被那一下搞懵了。方才他本想抬手打招呼,后来想起自己披的还是杨文昊的壳子,幸好按捺住了。见着小关他没什么感觉,反而是杨文昊反应过激,让他有点茫然,又有点儿什么东西要柳暗花明的期待。

 

“……我喜欢你,”那人直接开口了,“我想追求你。”

“你是不是疯了!”杨文昊揪住他的领子,险些一拳过去:“你脑子进水了专挑演唱会这个节骨眼儿来搞事是吧!”

黄子韬傻眼是傻眼,但没忘了事儿,冲上去把两人好不容易分开,低声劝告杨文昊:“别在这里打起来。”又冲小关说:“您先去观众席吧,咱们有规定,观众不能到后台来。”

“你别装了,”那人也火了,“你以为我看不出你对黄子韬那点心思?把我撺掇走了自己上位呢?就凭你?也配?”

 

“我操你……”杨文昊刚想上前,黄子韬上来按住了他,向他比了个眼神,然后强行带着小关出了化妆间。

 

离演唱会开始只有四十分钟了。

15

“你放开我!”小关还在嚷嚷:“我说错了?你恼羞成怒?我说的有什么问题?你的家室地位财富名望,哪一点配得上黄子韬?”

 

黄子韬本就憋着一股火,这下把人往墙上一扔,听他痛呼一声,趁那人还没反应过来先冲那人冷脸说:“怎么不配了,杨文昊比你好一百倍,人家比你好看比你有品位说话好听纹身还帅,跳舞又swaggy编舞还牛逼,私下里还会跟我一起跳popping,我无助的时候他陪着我,我需要他的时候他二话不说就来帮我,我哭的时候他还哄我给我擦眼泪,我们还一起吃火锅!”黄子韬越说越气,都不顾这话由‘杨文昊’来说看着有多诡异了:“你连杨文昊一根小手指都比不上!比!不!上!”

 

说完他举起拳头示威,然后扭头气呼呼回去找杨文昊了。留下小关一脸懵逼站在原地,好半天一句:“他妈的这人脑子有病吧?”

16

“……你还好吗?”

 

——看着就不太好。原来自己冷着脸也这么可怕,黄子韬小心走过去,“我没想到他说话那么难听,对不起啊。”

“没事,”杨文昊没看他,整张脸没在阴影里:“这种傻逼我不在乎。”

“哦,”黄子韬说不上来什么感受,释怀、但又有点小小的憋屈,他试图转移话题、活跃一下气氛:“那你……也准备一下吧,还有半小时……加油。”

 

“我想着赶快换回来吧,”杨文昊说,“我这么占着你的身体也不好,是吧,”他压着怒火:“挺妨碍你谈恋爱的。”

“你说什么啊莫名其妙的,”黄子韬一头雾水:“刚刚那人?我们又不是……”

“我管你是不是啊?”杨文昊站起来,似笑非笑:“你黄子韬和谁恋爱和我有什么关系,我看刚刚那人说的话也不是没什么道理,确实嘛,看身家你俩更配。”

“你他妈的说什么啊!”黄子韬气得不行:“杨文昊你脑子进水了吧!”

“我可没会错意,你知道吗,就一个月不到,这人为了追你用了多少手段啊,”杨文昊靠近他,“先是用电视剧里写的烂俗方法,送花写信的,后来又是……对,买你代言的饼干香水,我记得分了一堆吧给工作人员,还天天找上门来堵人,甚至约了有空一块儿出去玩呢。”黄子韬被他逼在角落动弹不得,好半天憋出一句:“那又怎样?我又……”

“是,你不喜欢人家,落花流水的事情嘛。我懂,我就是觉得,我再这么占着你的身体实在是不好意思,”——杨文昊觉得自己脑子出了问题,在这关头斤斤计较咄咄逼人起来,完全一副要撕破脸的架势:“毕竟谁知道万一到时候你真对谁动了心思,可壳子里呆的灵魂却是我,这就不好了……吧。”

 

他愣住了。

黄子韬哭了。

16

也没怎么哭出来。就是两汪泪含在眼睛里——看着对方顶着自己的脸红着眼角,怎么说,挺奇怪的。

杨文昊早就后悔自己一时情急口不择言,奈何嘴上就是收不住,这下见真伤了对方,他反而不知所措起来,正想着补救的方法,就听黄子韬颤声说:“你要真这么看我不顺眼你就说呗,干嘛变着法儿的让我误会还拿这种事刺我,”他推开杨文昊往外走,抹了抹眼睛:“妈的老子喜欢你真是眼睛瞎……”

“你说什么?”

“我说我喜欢你就是我眼睛瞎了!”黄子韬吼他一声,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说了傻话,抹了嘴角道一句:“我先出去了”,就要往外走,下一秒便被人抓回来往墙角一扔——

 

他第一个念头是:

卧槽。灵魂换了力气也带过去了吗,自己的身体以前手劲儿没这么大啊。

第二个念头是:

死了。说出来了。要翻车。

第三个念头是:

杨文昊对着自己的脸壁咚他会不会很奇怪……emm其实他看着自己的脸这么凑过来也好奇怪,怎么说来着?自攻自受?

 

……住脑!

 

“你刚刚说什么?”

杨文昊的声音不稳,甚至通过肢体传递到他身上来似的,一并发着抖:“你刚刚说……?”

“是啊是啊,”黄子韬索性破罐子破摔,承认了也不能怎样,大不了被当神经病呗竟然喜欢自己兄弟,“你不是都听见了?我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又委屈抱怨一句:“反正你又对我没意思……呜!”

17

妈啊。

他跟杨文昊。

亲嘴了!!!!!!

18

刚开始这个吻明显由本能驱使,单纯靠着过分的力道进行——杨文昊的厚嘴唇还好,倒是他自己,嘴会不会给磨破皮了啊……诶?

 

 

“换回来了?”

没等黄子韬反应过来,站在墙角的杨文昊伸手搂腰抓肩膀,直接反客为主,把他按回墙角接着亲。这次没方才用力,杨文昊用足了之前恋爱积攒的经验技巧,一个吻比性交还要深入情色,让他晕晕乎乎,又有些不知所措、但沉沦享受的舒坦。

 

离演唱会开始还有十分钟。

19

“先放过你。”分开的时候杨文昊明显气息不稳,眼睛猎手似的抓着他,不放过黄子韬每一个细节的表情和动作。

“快开始……”

黄子韬垂下眼,下巴却被对方用手一握,不得不和杨文昊四目相对。那双漆黑的眼中,露骨的侵犯和占有意味以及全然的势在必得像潜伏暗处的猛兽,伺机而动,要在最佳时刻夺得只属于它的猎物,然后到无人的地方享用——

 

“你等着。”

End

有车。写不完了。等明天。

刺激。

评论(27)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