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雅

我可以追你吗

好桃/

黑道大佬x富家公子

无脑甜文欧欧吸。

*

01

“还有多久?”

“半小时,”王子奇在旁边低声应,“其余几家都齐了,正在厅里等着。”

“好。”杨文昊把烟摁灭在手下捧着的托盘里,往外站了站。

 

现下已是深秋,白日里借着太阳不轻易觉得凉,到了天色擦黑的时候冷意便泛上来了。杨文昊穿一身黑色西装,银色的丝绸领带上用浅灰色绣了龙纹,逼真得点上两只黑眼珠就能飞出来似的。身边的人拿了长风衣过来给他披上,衣角划过天边最后一点将尽残阳,红与黑,污血一样的颜色。

 

“来了。”

 

他眯眼望过去,远处一个铁黑色的小点儿不紧不慢地放大,故意考验试探他的性子似的,走笔直的一条路如同翻山越岭,好半天才到了大门跟前。“不好意思,”先下来的还不是黄忠东本人,长脸上挂着谄媚的笑:“您这别墅建在郊区半山腰上,盘山公路又难开,着实让我们找了好一阵儿。”

“没事,”杨文昊笑得客气,“这不还没开场,来得及。”

先下那人于是转头去开后车门。车窗贴了层青灰的纸,外头的人看里头只看得见模糊的一个轮廓,原先杨文昊以为来的只有黄忠东一个,可等这位大老板下了车,他才发现里头还有个人。

 

——谁?

这念头一闪而过,转瞬便有了答案。

还能有谁,黄忠东唯一的儿子黄子韬呗。

 

 

杨文昊很早便听过这位公子的种种流言传说。他那会儿刚稳固势力,脱离原先的堂口准备带着兄弟起家,还要安置周围人的一家老小,每天忙得不可开交。世家之间不缺新闻,他们这些人闲暇时光也能听一耳朵,杨文昊记得,第一次听见黄子韬名字,还是前女友说的。

“那个黄子韬,黄家少爷,听说最近回国了。”

“哦,关我屁事。”

“你好歹要关注一下这些事儿吧,万一以后……”

“得了吧,”杨文昊打断她的话,心情不太好:“他们那种富家子弟,看不上我们这种出身的。”

 

之后又听过几次。出乎他意料,这位黄少爷小小年纪就跟着父亲处理商务事,后来赚了点钱又自己去做了批投资大赚一笔,也因此跻身Q市新贵之列。当时报导上的名字除了这人他一个都不认得,而对方的照片因为家族关系做了处理,只有一个模糊的侧影,但也远比跟他并列的那群人好看得多得多。

——确实漂亮。杨文昊想,托了那位夫人的福。

 

再然后就听说这少爷玩儿起了音乐,生意不过是挂了他的名头,实际上交给别人打理。当时多少人背地里笑他有钱不赚搞音乐那种早就没落没出路的东西,杨文昊却觉得,这人有意思。

从此他对他便多了个心眼。但也仅限于此——黄子韬留给杨文昊的印象,还是一个聪明但单纯的大男孩儿。

 

 

“你关键时刻别掉链子,”黄忠东先冲他点头示意,接着回头带着笑意骂了句:“别吊儿郎当的。把头发顺直喽!”又对他道:“杨老板,我这儿子一向不让人省心,您等会儿多担待,别和他一般见识。”

“哪儿会,”杨文昊笑:“以前就听说过子韬年少有为,一直没能有幸见着真人,今天还多亏您带他——”

 

“哎呀。”没见着脸先听见声音,干净清脆,有点糯,是少年的柔软:“这不就下来了吗?外头这么凉,进去再说嘛。”

 

先出来的是一条腿。裹在黑色笔挺的西装裤里,修长笔直,向下收成纤细的脚腕。再是一双手,尾指戴了银色钉子戒指,手指一样的修长、骨节分明。

最后——

 

 

真漂亮。

 

 

除他和黄忠东之外,在场其余三四人都小小吸气,最夸张的是石头,眼睛已经不知道要放在哪里,最后随着面上的红一起向屋顶飘。罪魁祸首还在笑:“怎么都愣着呀?不进去吗咱们,爸,您就在这儿谈啊。”

 

日头已全部隐没于地平线下侧,光从门内而来,带着逐渐热闹的人声,沸沸扬扬,热烘烘地托着被微凉的夜风吹拂的众人。“是,刚刚走神了,”杨文昊走在前方,左右两侧是王子奇和石头,三人并行,将一路人引至厅内。宴会正好开始,灯光明亮,碎在酒里,杨文昊看着看着,突然就晃了神。

 

 

然后眼前便闪过黄子韬那张夺人心神的脸蛋来。

——操了。是心动的感觉。

*

评论(31)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