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雅

互换身份【五】(更新)

还有一堆等我昨晚推送看完节目再来搞(小声逼逼)

今夜很激动!!但刚刚被脑洞虐到了估计要写个虐的he文= =

以下正文

*

互换身份/好桃

【五】

“不要担心,”第三轮battle结束的时候杨文昊冲上去第一个搂住了黄子韬,“发挥得很好。”

黄子韬勉强点了点头,他看着往下抛的毛巾,有一个还砸到了杨文昊头上,他这才笑了下,道:“我不想我们队再有人被淘汰了。”无论是谁。

杨文昊站在他旁边,紧紧地贴着他,像要把身上的热量都传给对方一样。他身为队长还没有队员来得紧张,看上去似乎早已胜券在握似的。

计票的时候,他对黄子韬说:“我们赢了。”

黄子韬顶着天花板,明显没听进去:“你怎么知道?”

杨文昊说:“我看见毛巾数量了,太明显了。”但黄子韬还是不放心,眉头紧紧皱着,双手交握在一起成祈祷的形状。他在心里念经一样重复着:“西泡泡西泡泡西泡泡西泡泡……”

“本轮对战结果已经来到我的手上——”导演真的是十分讨打了,他想,讲十几个字而已,有必要慢城这副德性吗?杨文昊传递过来的温度好歹让他觉得没那么冷了,黄子韬把脸埋在手里乱七八糟地想,可是已经要有两个人被淘汰了,会是谁呢……

“有两位评审弃票;两队相差十一票。”

杨文昊抬起手握住了他的手。杨文昊的手心干燥温暖,握住的时候那热度直达心底,黄子韬不自觉往他那边靠了一点,就听导演说:

“西泡泡,60票。”

那一瞬间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似的。黄子韬软着身子跪倒在地,眼睛酸涩得要命。他手摆的跟拨浪鼓似的,向台下的观众道谢。杨文昊一直在他旁边看着他,然后终于忍不住弯下腰来狠狠抱住了他。

他对黄子韬说:“我都说了,我看出来了。我们一定会赢。”黄子韬回他一个带着疲惫的、满足的笑,没有说话,只滞留着那点点的笑意在唇边。杨文昊让大家排到一起,然后郑重地说:“大家都有对方的联系方式,即使出了比赛也还可以保持联系。”他瞄了黄子韬一眼,看着男孩眼睛红红的,泪快要落下来了;他突然也有了面对不得已的离别的感伤,但还是继续道:“以后我们还有见面的机会。”

思虑过后,他做了决定。导演问:“杨文昊队长,你们选择淘汰的队员是?”

他闭上眼,把泪水憋了一些回去:“雷晓阳。”

“桃子。”

 

众人拥在一起,不约而同地想起这些时日相互陪伴练习的日子。杨文昊靠在围栏上平复着心情,突然他想起黄子韬不知道跑到哪去看不见人影,忙回头问王子奇:“韬呢?”

王子奇还没来得及回答,他就捕捉到了那一道高瘦的身影。此刻那人正为弯着腰,背对着所有人,躲在灯光照不到的角落,肩膀微微抽动着——不用想,就知道他一定在哭。

杨文昊一下子觉得自己的眼泪憋不住了,他推开人群快步走过去,抱住了黄子韬。那个瞬间他心里既有队友离开的伤感,又有因男孩的眼泪而升起的心疼。他心里酸涩得难受,只觉得一个念头越来越明晰,让他几乎要对着黄子韬说出那句对两个男人来说过于暧昧的话。

 

“我想保护他。让他变回……那个快乐的黄子韬。”

 

*

节目录制结束之后节目组要求他们还要再录一个百强发布会。队长先上台聊了会天,主持人才把选手们请上了台。

黄子韬不知道是没休息好还是怎么,感觉神游天外一样。杨文昊本来和队长站在一块儿,看他这样也不管别的了,直接走到他跟前站好。黄子韬有点蒙逼,晕晕乎乎地问:“昊昊你不是要和队长们站在一块儿吗?……你怎么过来了?”

“我怕生,”杨文昊配合着他咬耳朵,“在你身边自在。”

这距离实在太近了。其实对方的脸在眼中完全是模糊的,但是黄子韬不知道为什么,像是能将对方眼中的笑意看得清楚分明似的,自己也不自觉微笑起来,连羞涩都忘记了。在这心口被一片甜腻的温柔所占据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他跟杨文昊什么时候已经这么熟悉了?不过才短短一个多月,这在以前完全无法让他像现在一般去不自觉地信任一个人,但杨文昊就这么神奇又迅速地闯了进来,让他连意识到的空间都没有。他一出神,就忘了两人距离有多近,脸颊都快贴在一处了。杨文昊温热的鼻息就在他耳边烧着,在他反应过来的瞬间移开,让他一个人有些惆怅地回味着那堪堪留在耳边的温度。

 

王子奇顶了顶他:“想什么呢,耳朵红成这样。”他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看你家昊昊呢?嘴角快咧到耳根了。”

黄子韬打他一下:“胡说八道什么呢。”但越想越不对劲,只能胡乱转移话题:“我觉得他今天穿的还可以……”

“哪有你好看,”王子奇调侃地看他一眼,“你就别和我装了,手乱指什么呢,傻不拉几的,你看看你,眼镜跟在杨文昊身上安家了一样,”王子奇捂着胸口浮夸地做痛心状:“有了昊昊就忘了你的王奇奇,唉!”

黄子韬翻个白眼:“别把我们俩的关系说成这样,你昨晚不还跟二姑打电话呢么。”

王子奇:“你这一说我才觉得已婚真好,有媳妇嘘寒问暖的。她昨天还问我怎么瘦了,说回去要给我好好补补。”

黄子韬:“您麻利地补麻利地滚好吗,你良心不痛吗不知道我至今单身想找初恋吗?我宣布今天开始在我心中地位最高的就是昊昊,请你离开,我的心中再不会有你的位置!” 

*

互换身份【五】下

两人玩得开心,全然不觉旁边早已多了个人。黄子韬回过神来差点给吓得灵魂出窍,他下意识开口:“我的天昊昊你是背后灵吗……一点声息都没有的?你们不是还在接受采访,这么快就结束了?”

他浑然不觉,自己此时离杨文昊有多近——在王子奇看来,他们俩的脸几乎贴在一起,颇有些耳鬓厮磨的味道。偏黄子韬这个大傻子还不知道自己快把自己卖了的事实,王子奇翻个白眼,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表示自己不想多说。

“没有,实在是太无聊了,”杨文昊就势把下巴垫到黄子韬肩膀上蹭了蹭,语气里透露着疲倦:“我下飞机就在这儿呆了半天,都没睡过,现在累得要死,”他叹口气,“什么时候能结束啊。”

黄子韬不知道为啥有点心疼,他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背,小声安慰道:“没办法呀,你是大明星嘛,自然就会比较忙啊……发布会结束之后回去睡会儿吧,听说你胃病又发了……”他絮絮叨叨讲了一堆,像送丈夫出门的妻子一样,偏他自己还无比自然,搞的旁观的王子奇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王子奇:我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这里:)祝你们幸福:)

 

杨文昊整个头都埋在他肩窝里,听他这样嘱咐自己,唇边慢慢漾起一个笑来。“嗯,”他粘粘糊糊地说,“等会儿就去……你扶着我点儿,我怕我一瞌睡直接倒下去了。”他搂住黄子韬的腰,正大光明地占便宜。对方见他真累,还自觉把自己调整到让他挨着更舒服的姿势,边问:“可以吗?会不会太膈了?你别真睡了,到时候给记者拍到……”

 

袋鼠:我他吗看了这么久的粉红偶像剧,真的很想去死一死。以前怎么没发现黄子韬是这性格,不过王子奇离他俩更近,比我惨嘻嘻。

王子奇:闭嘴吧!日常想念石头和二姑:)

*

“你们这次的创意是什么?”

“我们这次……想返璞归真一下,”黄子韬比了个手势,演示给杨文昊看:“就是不搞那么多乱七八糟的,用身体做出道具,回到舞蹈的本质,把它表演给大家看。”

“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杨文昊在他身边坐下,他俩坐在练习室的角落里,其他人都心有灵犀地离他俩远远的聚在一块儿商量着什么。黄子韬认真道:“就是突然的念头……但这个对我难度比较大吧,毕竟我是popper,以前很少接触这一方面的东西。不过更难的是阿酸,我们这个舞蹈里的元素太多了,他作为b-boy要学的东西比我还多。我很佩服他。”

“嗯,”杨文昊看见他眼中的笑意,心也软得一塌糊涂。本来想摸摸他的头发,却因为王子奇他们过来了而不得不作罢。

王子奇:“韬,我们再来试一次。”他转过去问看视频的阿酸:“阿酸,你有没有问题?”

“嗯,”阿酸说,“我们还是再来一次吧。”石头也不多话,四人直接开始,跳到一半的时候杨文昊突然叫停,问“阿酸是一直在后面?我们都看不到他吧?”

“是,”黄子韬说。“有什么要改的吗?”

“你这样,看我的手,”杨文昊示意道:“把他藏起来,最后让他放个大招;前面你们要把他的短板藏起来。还有这里,”他让王子奇和黄子韬再来一遍,“这样不行,太乏味了,你们跟着我手的方向转,明白吗?”

“好,”黄子韬比了个手势。众人练完之后稍作休息,杨文昊转去问阿酸:“你还有什么大招没放出来吗?”

黄子韬有样学样,把自己逗笑了:“还有什么大招吗?”

阿酸听了,在他们面前炫技了一把。黄子韬惊呼出声:“阿酸你为什么藏招啊?”

“就是,”杨文昊笑着模仿,“你为什么藏招啊?”

俩人一唱一和双目含春,比偶像剧还偶像剧,偏偏俩人又无比自然,叫那些心里有小九九的人反而不好意思了。

王子奇:练完我就走,我说真的。

石头:一起,今晚我要给老婆打给电话:)

*

“不要紧张,有我在。”

上台前杨文昊主动拥抱了黄子韬一下,在他耳边轻声说:“在舞台上,做你自己,不要在意其他任何事——有我在。”

“嗯,”黄子韬还有心情开玩笑,但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拉过勾的,会陪你到最后,放心吧。”

“去吧,”杨文昊笑了,“我看着你。”

评论(3)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