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雅

如果能吻他七次

“我想吻你。”
“你莫名其妙说什么傻话……”
“我想吻你。”
“我又没不让……唔……”

第一次。
唇齿轻轻相贴,不过是蜻蜓点水一样的吻。薄荷味溢散在唇角,像要留下接吻时流连的呼吸。

“我想吻你。”

第二次。黄子韬脸上红晕未褪,迷茫又困惑,半张的眼睛下意识再次眯起,颤抖的睫毛是青涩的处子落入情网,发出本能的、默许般的邀请。

“我想吻你。”

第三次。杨文昊没等他回应,却也没急促地再去亲吻他的唇瓣,而是转而吻过对方的眼睛。

“我想吻你。”

事不过三。黄子韬终于睁开眼,脸上的红晕深如定时炸弹到了临界一秒,他忍不住开口大声问:
“杨文昊你究竟要……!”
对方抓住他抬起来的手,先用手指摩挲过手背,最后虔诚地吻住他的指节和指尖。

“我想吻你。”

第五次。十指连心。黄子韬愣在原地,冷气反而叫他烧得冒烟,头发丝儿都被熨过似的冒气。
“杨文昊……”

对方动作不停,专注于他落入他掌中的那只手,吻顺着皮肤和骨肉,慢慢停留在手腕内侧微微凸起的血管上。心跳连同呼吸,一次一次,在他的吻落下那刻在耳边发出排山倒海的轰鸣。

“我想吻你。”

第六次。
一片寂静。空气中的暧昧如有实质,是蜜糖融化又甜又腻,纠缠住原本平稳的呼吸。
“你别像复读机一样啊……又不是不给你……”

舌尖终于探入,似敌军开疆破土,来势汹汹,迫不及待的在城破之时插上自己的旗帜划出领地。两人都没有闭眼,他眸色如夜,漩涡要从沉睡中苏醒,而他眸中燃起明星——

“我想吻你。”

第七次。

黄子韬起身向前,先他一步吻住了杨文昊。
“第七次,”他被他抱在怀里喘气——没关系,反正已扳回一局:“换我来吻你。”
*

不疼噢。

爱他像冒险。再危险都心甘情愿。

“真的不疼吗?”
“不疼啊,”杨文昊只是笑,细密的汗珠生在额头上薄薄一层,“真的不疼。”
“你拉倒,”黄子韬跟他面对面,有点生气:“老实说,怎么回事。”末了又觉得心里滞塞着混沌的一团,像走在满是糖浆的路上,最后磨出的一句话带了点儿颤和哑:“你知不知道我……”

他两只手握着杨文昊没输液的那一只手,稍微用了力:“我知道你到医院、我……”

“我知道,”就是能这样理所当然地听懂彼此语无伦次下真正想说的话,杨文昊拿起他的手,脸蹭了蹭,像讨好、又是安慰:“没那么严重啦。而且,”他小小的撒了一个娇,声音也小下去,“想到能看见你,就……也不是太疼了。”

情人间的爱语总叫人生出粉红的兔耳朵。黄子韬眼角和耳朵都有点红,他轻声说:“哼。就知道说这些,”又大了声音:“你接下来必须一直跟我在一块儿!直到你胃病好了!!!”

“啊,”杨文昊愣着两只眼睛,好半天琢磨出一句:“病好了也能粘在一起吗?”
没等对方回,他又得寸进尺的加一句:“其实我刚刚说错了,我还是有点疼。”
“……”
“真的。”

邻居

无脑甜饼欧欧西一发完。
*
好桃/

“你住我隔壁?”
*
01
“还没下班?”

“快了,”杨文昊回,他这一个月来很少再拖堂,几个想追他的小女生追在后头不死心:“Viho你还有好多东西没说呢!我们还……!”

“下节课说!”他没回头,风一样晃出去,晓可即使知道内情也被他吓一跳,嘲弄他:“又回去见你那网友啊?”
“是啊,”杨文昊美滋滋:“他好不容易有空呢,之前我找他他一直很晚才回……”说着说着声音便又小下去,接着有点儿撒娇和抱怨意味地朝电话那头发语音:

“我快到家了。”
晓可在旁边偷听,只听见一个清脆的人声,莫名耳熟,像在哪里听过,在笑:
“好呀。我也快到啦。”
02
杨文昊是一个月前换的新房子。

他前些日子参加了某个舞蹈综艺节目,虽然吸了不少粉丝有了不少热度,好歹也让舞蹈出了个圈儿,但同时也给他带来不少困扰——首当其冲的就是“私生”问题。那群女孩子就像没有自己的生活和人生一样,定时定点守着他在原来的房子和公司附近蹲点,还查他车牌号——杨文昊再心大也不能让她们打扰到身边人,况且他也烦得不行——于是他干脆拜托朋友给自己找了一个安保挺好隐秘性也高的小区,顺便又消失了将近一个月——最近才刚回复正常生活。新家够大,有单独的衣帽间,还有一个足够大的练习室给他练舞。
加上他也没谈恋爱,这一个月过的别提多自在了。要么在家练舞要么在家睡觉,偶尔出门吃饭也是挑的私密性同样好的饭馆酒吧,有空刷刷微博斗斗地主……

完美。
03
晓可觉得杨文昊一定肯定必须绝对是谈恋爱了。
不然谁特么的整天抱着手机傻笑啊。

“诶,”他踢一脚杨文昊的腿,拿拳头砸他胳膊:“诶!你看什么呢你!”
下一秒就见杨文昊诡异的脸红顺带藏起了手机。

……卧槽你躲什么我对你没兴趣哦凯?
“你到底干嘛啊,好不容易叫你出来一次你还抱着手机不放,这半个月你都呆家里就不嫌闷得慌吗,还看手机?处对象了?”
——他发誓他真的是随口那么一问。

“……呃,”杨文昊脸更红,“你怎么知道?”
04
“谁啊?又是你喜欢的那款?”

“不知道。”
“……不知道?”
“是,”杨文昊少女怀春状双手捧手机,“……我跟他……网恋啦。”
“……行吧,”晓可随口问:“声音听起来怎么样?萌妹还是御姐?”
“都不是。”
“……那是啥?公鸭嗓?”
“不是,”杨文昊对着手机嘿嘿嘿,不停打字,回的话丢三落四非常敷衍:“男生。男生。”

……什么玩意儿?
“男的?网恋对象,你的,男的?”
“是啊。”
卧槽。
05
“你们怎么认识的?”
“就那样认识的呗怎么认识的。”
“……那男的长得像天仙啊你就这么喜欢上人家了。”
“哎呀,没有,不知道他什么样儿,”杨文昊已经不想理他了,起身要走——其实是为了回家和对象语音电话,临走前大义凛然的来了句:“真爱是不分性别的。”
又说:“唉。他真可爱。”
06
杨文昊和“他”认识纯属巧合。
无非游戏老司机带菜鸟玩游戏,结果两个人越聊越来电就顺便加了微信好友——但因为对方好像总有意无意藏着自己身份,杨文昊也就默契的没有提自己的真实信息——他只知道这人名字里有个字读起来像“桃”,不过桃喜欢杨文昊喊他“C”。
于是杨文昊让对方喊他“V”。

其实也不过短短半个月——但或许世上真有灵魂吸引力这样奇妙的说法,不然为何他们两个陌生人——还在至少有一方前半生一直以为自己是个直男的前提下,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能走到一起。

他们在一起那天是杨文昊生日,桃知道他又长一岁,特地放下工作——当然,仍旧用语音,掐着点儿祝他生日快乐。隔天杨文昊就收到生日礼物,即使寄件人保密匿名,但他仍觉得高兴又惊喜,有点类似于三年级时第一次看见mj的录影带的感觉——

“桃,”他没喊他“C”,“……谢谢你。”
那头很快回:“谢什么。说来你还比我大八岁呢,生日快乐呀,V先生。”
07
“我最近要搬家啦。”
“是吗,你工作这么忙还要忙搬家啊?”
“是啊,不过有人帮我弄好了,到时候直接拎包入住。”
杨文昊生怕自己唐突,可又忍不住想问:
“你现在……是在北京吗?”
“是呀,”那头问:“怎么了吗?”
“我也在北京。”杨文昊犹豫着开口:“我……”

“我们能见一面吗?”

过了很久才有人回,也是下定决心似的:
“好。不过得等我搬到新房子之后,可以吗?”
08
新邻居个子挺高,比他还高上一两公分,身上有种好闻的香水味……嗯,穿衣服也好看。

这是杨文昊好不容易出门碰巧和新邻居擦肩而过得出来的感想。
他怕生,看见人也只是微微点头示意,却不想邻居先笑了——即使带着口罩,只露出一双眼睛,也足够好看。他嗓子有点儿哑,像感冒了,和他打招呼:
“你好。”

——很熟悉,但又像缺点儿什么。杨文昊愣了一下,仍点点头,便回了家。
09
“真巧,我隔壁也来了个新住户。就是看着挺奇怪,喜欢戴口罩,应该是生病了,嗓子也哑了,”杨文昊冲那头说:“不过他好像挺忙,好久都不回家一次。我也就碰见过他一面。”
对方没发语音,打字过来:
“你很少这么夸一个人!!”
接着:
“不准夸!”
杨文昊想笑,问:“你怎么不说话?”
那头发:
“哼,我也感冒,说不了话,你就说他不关心我!!!”
“生气要哄.jpg”
“我就随口和你一说呀……你什么时候搬好家啊。”
“快了快了!”那头回的很快:“最多半个月,我们要保留悬念!”
10
“我到家了。”

杨文昊进门开灯,听那头说:“我早就到了。”
好像在等他先说:“……一个月到了。”
“我知道,”对方也有点儿紧张:“答应你的,绝不食言。”
“那我们……”
“就今晚?”
11
紧张。开家门都好紧张。
但是又好兴奋!!!

杨文昊深吸口气,正要开门,就见新邻居——那个高瘦男人也要出门,看见杨文昊便对他笑了一下。
——黄子韬?

杨文昊听说过这人。年轻演员与歌手中的佼佼者,因为性格足够有争议也足够有话题度,偌大一个北京城随处可见他的广告代言。

长的是挺好看,杨文昊不动声色地观察他一阵,决定为自己上次小小的不讲礼貌道个歉:

“那个,”他俩同时在等电梯,杨文昊看着对方斟酌措辞,奈何社恐属性杀伤力巨大,让他墨迹半天也就一句:“上次……”

然后他看见黄子韬仿佛见了鬼一样连连后退,荧幕上漂亮精致的脸蛋因为惊讶和不可思议变形得有些夸张,最后更是避他如瘟疫一般直接冲进屋子,重重关上了门。

杨文昊:???

与此同时,手机连震三下。
他拿出手机,屏幕上的“C”连发三条信息:

你住哪个小区?
哪一栋哪个单元?
门牌号?
12
怎么了?

杨文昊讶异,还是乖乖回答:
“HT。”
“……35,B。”
“2701。”

那头先是沉默。

接着杨文昊看他回:
“……你到屋子里去。”
“啊?”
“照做。”
“……好。”

然后他听见,阳台上有人敲响了什么东西。
是墙壁、或者阳台围栏。

“当。”

手机震:
“我也住在HT小区。”

“当。”
“……我也是35栋,B单元。”

“当。”
“2702室。”

杨文昊走到阳台,他们终于看清现实中的彼此真正的样貌。傍晚阳光西斜,暖黄的一片落在身上,他看见黄子韬拿起手机,对他发了一段语音——
13
声音和语音一齐响。

“很高兴认识你,”他笑,“我的新邻居。”
14
“和你新对象处的怎么样啊?最近你不是开始追星了,对,那谁,黄子韬吗?”晓可八卦脸:“你男朋友不吃醋啊?”

“挺好的,不吃醋,”都是一个人吃什么醋,杨文昊捧着小号转发打榜不亦乐乎:“哎呀你憋烦我我投票呢!”
15
没邻居啦。
同居了哈哈哈哈哈哈。
*
end

走啦。去看鸭蛋黄和泼墨画。

不知道说什么。
浪漫是有的。爱也是有的。要相信它。

被迫同居

好桃/ABO

*

无脑甜文欧欧吸。

大概设定是

北漂未来舞神好X外凶内甜明星阔少桃

*

我明白 我要的爱 会把我宠坏



02

“你是不是要和我解释一下。”

 

“……没什么要解释的,”黄子韬自己都觉得心虚,话音跟在天上飘着似的,视线也乱晃:“你懂的,他们乱写。”

“现在不是乱写不乱写的问题啊大哥!”经纪人快给他跪下了,脸上表情似笑似哭,跟精神分裂似的:“你看看那题目!你知不知道有多少营销号在网上都把你这事儿添油加醋写的像你未婚生子遭到渣男抛弃又委曲求全求复合这种狗血剧情一样啊!!!!看看这个!我操了,神他妈‘论当红鲜肉和不明男子之间的双A禁忌恋情’!!!”经纪人猛地灌下一口枸杞水,缓了口气儿接着指着他鼻子骂得痛心疾首:“妈的你大晚上不呆在家里你跑外头干什么!!!”

 

“我就出去晃了两下,谁知道……”黄子韬抱着头窝成一团:“这不也没什么事……”

“哼,”经纪人更生气了:“你就庆幸自己运气好吧。那个alpha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毛病,”他小声逼逼,“还真有闻见信息素却没反应的……”

“要是他有反应报纸就不止这么写了,我也就不坐这儿了。”

“祖宗你能憋接茬了吗?”经纪人心有余悸:“还好没给人闻出味儿来……网上都觉得乱写呢,毕竟看你这身板……”他补充:“是挺A的。”

“……我怎么总觉得你在暗着嘲讽我?”

*

其实有件事儿黄子韬瞒着他——见经纪人似乎忘了问——也许以为他是因为吞了抑制剂才终止发情了吧,黄子韬松口气儿,跟经纪人说:

“没事我就先走了。”

“哦,”经纪人应,突然想起来(其实也就是随口一问):“昨晚你怎么解决的?”

 

卧槽。

*

这个alpha对信息素没反应——这竟然是真实存在着的事实。黄子韬摸着脖子,看着身上明显大一码的衣服——对方比他肩宽,冲端着早餐向他走来的男人别扭的轻声道了句谢谢。

 

“……不客气,”杨文昊意外于他的道谢,却也没多大反应,又补充了一遍:“你放心,我没对你做什么。”——他也不知道为何就是想为自己辩白,生怕被眼前这人误会似的,甚至将自己隐秘的缺陷也道了出来:“我……对信息素的感应比较迟钝。所以,”杨文昊指了指黄子韬:“真没什么。你的衣服太脏了,我就拿了件自己洗过的衣服给你换上了。”

 

“哦哦,”黄子韬莫名心虚,低头吃粥,含糊不清地应:“……谢谢。”他摸摸脖子:“这个……呃……”

“抑制剂是禁药,”杨文昊也心虚,“我实在找不到……你昨晚……”他小声说:“我看你昨晚……”

“没事,”如果是他暂时标记自己——好像也并非无法接受,毕竟到他这个状态用抑制剂只怕会遭到更大反噬,还要多谢这人帮了他:“谢谢你。真的。”

“哦哦。”杨文昊有点想笑,就见黄子韬一个激灵从床上蹦起来,从沙发上挑了条裤子套上就跑,又想起什么回过头来把手机给他:“大哥,留个联系方式吧啊啊啊啊快!我经纪人要杀了我啊啊啊啊!!”

“啊?”

 

“啊什么?”黄子韬直接抓起他的手,“微信、电话,名字——哎呀做个朋友做个朋友好好好我走了啊!卧槽!”杨文昊看他边跑边手忙脚乱接电话,语气一换,又软又讨好:“喂,哥,是,我在家呢……卧槽你去我家了?……哈哈,没呀,我,呃……”黄子韬捂住电话,回头冲他挥手,接着冲了出去。

 

“你早餐还没吃……”

“不了!!”黄子韬回:“以后联系你!”又对电话那头说:“诶我没和谁说话啊……那啥我这不是在对这剧本背台词,幻想出个对象来对戏……什么你进我卧室???我告诉你哥就算你是我经纪人也不可以这么得寸进尺!!”

 

 

杨文昊坐在原地。他家并不大——只是个租来的房子,面积不大,沙发就在床侧,正前方就是电视机,旁边的一个小玻璃柜里摆着奖杯和奖章——不多,但也是对他的认可和证明。这间屋子采光度不好,外头大晴天,家里头却阴沉,而就在刚才,那点鲜活的、漂亮的阳光,突然地来又突然地走,让他有点不适应、有点莫名,还有些不该在心底滋生的期待。

 

——想什么呢。人家可是大明星,不会记得的。杨文昊低头收拾东西,准备下午再去练舞,然后约着子奇他们出来吃个饭。

 

“叮。”

【“cpop小王子”请求加您为好友】

发来的请求简介里没有任何介绍,头像也并非本人,是一个咆哮着的卡通人物——但杨文昊知道,就是他。

 

 

“您已经成功与【cpop小王子】成为好友”

 

Viho:……黄子韬?

Cpop小王子:dei.jpg

 

 

杨文昊笑起来,留了个备注。

 

——他撒了谎。

他是对信息素没有感觉,除了黄子韬。

*

“……你怎么不说话?”

 

经纪人狐疑地凑过来,黄子韬一般不理直气壮的时候就是心里有鬼:“我问你呢,怎么解决的?”

“抑制剂啊……怎么解决,”黄子韬理不直气也壮,他下意识摸了摸后脖颈处的腺体,像在寻求安全感:“我总不可能真的找个alpha标记自己吧。”

“……也是,你能愿意吗,”经纪人觉得自己脑子抽了,又警告他:“我告诉你,你好不容易有一个月休息时间,别惹事儿。”

“我能惹什么事儿啊,”黄子韬没敢和他顶嘴,生怕被觉察出异样:“别人不来惹我就行了好吗……”

“对,人家都以为你少爷脾气,谁敢惹你呀,”经纪人冲他鄙夷地笑:“也就是我能忍你。平常人遇见你这样的都能被气死!”

“哪有,我这么可爱,”黄子韬边说边往外头溜:“我先回家了啊回头见啊哥!”

 

 

——幸好李哥是个beta。黄子韬想,松口气:闻不出来。

 

杨文昊,他想,那个alpha的名字叫杨文昊。想到他便忍不住摸脖子,仿佛腺体处还留着那夜唇齿贴合上去的温度和呼吸,热而暧昧——虽然他对那晚的事完全没有记忆,黄子韬觉得自己心跳的有点快:听说被标记了身上会有alpha的味道……

 

他站在原地,嗅了嗅自己的衣服,没觉出什么来。有个小助理经过,他把人抓过来问:“你闻闻,我身上有什么味道没有?”

“啊,韬哥?”小助理有点懵:“没有啊。挺香的,就……香水味。”

“哦,那没事了。”黄子韬有点失望,在助理莫名的眼神中转身下楼:“果然网上说的都不靠谱,不能当真。”

 

助理看他背影,“韬哥今天心情很好吗?走路都带跳。”

Diamonds

好桃/

*

血族亲王x被领养的人类

 

01

“请你帮我照顾他。”

 

他仍记得那天——很奇怪,一天在吸血鬼漫长不见尽头的一生里实在太短、太渺小了,他本不会如此清楚地记得那一天——像他忘记过往里无数个无聊乏味、人类称之为孤独的日夜一样。

 

面前这个人类被血族称为“警察”,被血猎称为“走狗”,受血族亲王的命令,捉拿滥杀人类的吸血鬼,来维持吸血鬼与人类之间的平衡和秩序——这样的人类维持两方的和平长达百年,但如今血猎力量崛起,连身为“警察”的同族都不放过。

 

他已经快要断气——即使是“警察”,从吸血鬼身上得到一部分血族的力量,但人类的身体、生命——

 

 

“终究和时光一样渺小。”杨文昊脑子里冒出这样一个想法,他捏碎一抹光点,看着逝去的、昔日的友人:

“这是你最后的愿望吗?”

 

“是的。”他不放手,抓着他的裤脚,幸亏裤子是黑色,和污血的颜色没太大差别。“拜托您……”

“好。”杨文昊蹲下身,像他从前合上那些陨落的血族、他的同伴的眼睛那样,帮面前的人类合上了眼。日光炫目,照在他身上,除了带起周身的寒气,并没有更多影响。

 

——他叫什么名字?

——韬、黄子韬。你会喜欢他的……。

 

杨文昊走进屋。“警察”的日子并不好过,他在人界的房子明显有些破烂,亲王古堡里的杂物间都远比这屋子华丽。不用钥匙,只需轻轻用力,便可将门打开。

“韬?”他觉得自己声音过于低沉了,会吓到人类的孩子,便放轻语气:“子韬?你在哪里?”

 

 

然后他看见一个约莫三四岁的人类幼崽蜷成一团缩在角落,怀里抱着只小熊猫,脸埋在里头,像睡着了。从未跳动温热过的心脏因为这一幕小小颤动了一下,杨文昊轻轻走过去,想把他抱起来,却发现这孩子压根没睡,是咬着牙齿闷声在哭。

 

“你怎么了?”他用手指去摸他的小脸:“为什么哭?”

“……爸爸出事了,”小朋友语无伦次地说:“我知道……”

 

“没有哦,”杨文昊颠了颠他,托着屁股把小团子抱得紧紧的:“你爸爸他只是出远门啦。要很久才会回来。”

“真的?”小孩儿不信:“从前我妈走的时候我爸也这么说……”

“我不骗你,”杨文昊小声哄,边用手指在他脑门轻轻一点,伪造出一段不存在的记忆:“你不记得叔叔了吗,你想想,叔叔以前是不是来过你家?还陪你玩儿过,你还说很喜欢叔叔……你觉得叔叔会骗你吗?”

“……唔。”

“你暂时和我走好不好?爸爸说他要出远门,拜托叔叔照顾你一阵子。”

 

小孩没答话。杨文昊当他默许,把小孩儿往怀中一抱便走。以往他只需用魔法开个传送门便可立刻到家,现在却诡异的因为一个人类小孩儿而放弃了这么做。他没看见,小孩头埋在他肩膀,倔强地憋着,眼角都是红的。

 

——他在哭。

 

 

过了很久杨文昊回忆起这一天,才明白为何这一天,短暂的、渺小又微不足道的一天对他来说如此重要。昔日的小豆丁已出落成俊美阳光的大男孩,如同太阳,无时无刻不在发光发热。

 

他厌恶阳光。但唯独这个人,这样的阳光,他不仅不排斥,甚至是疯狂的迷恋和深爱的。

*

刚开始两个人——一个人,和一只吸血鬼,对这样的生活都有些不太习惯。杨文昊作为血族亲王力量当然强大,足以让他对阳光无所畏惧——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喜欢屋子里见光。城堡里是终日见不着阳光的,连灯都几乎没有。白天窗子都用厚重的窗帘遮住,夜晚也要拉上帘子,防止见着月光。

 

因此刚带一个人类——还是个小孩儿,回来的时候,城堡里其他吸血鬼都懵逼了。

 

管家有点担忧的上前:“不是……您这什么打算?”他指了指黄子韬:“人类的孩子……我们这生活习惯……哎呀!您这叫什么事儿啊!”

杨文昊想着确实是自己疏忽,琢磨半天,下了决定:

“……那白天就把大厅的帘子打开吧。”

 

这对他来说是几万年没有过的改变——但远不止如此。黄子韬年纪不大要求还挺多,夜里城堡里头也得点灯,理由是他害怕。杨文昊又破例点了灯这小孩还闹腾,说怕鬼。

杨文昊心想:你面前的也是鬼,知道了吓死你。

 

想是这样想,做又是另一种做法。他把小屁孩抱起来,很无奈:“那你要怎么办?”

“我……”小孩脸红红,看他一下,看会儿地板,杨文昊觉得好玩儿,捏他脸,把黄子韬捏的泪汪汪:“我能和你睡嘛。”

 

没人称他为“你”过。管家仆人早就识趣退下,走前交换一个“我看亲王没救了”的心照不宣的眼神,顺带熄了几盏灯。杨文昊假装不同意:“你都五六岁了还和人一块儿睡,这怎么行……”

“我怕嘛。”黄子韬知道他对自己心软,变本加厉撒娇,坐在人怀里滚:“可不可以……”

“好吧,”杨文昊抱住他:“只有今晚噢。”

The Monster

好桃/

人鱼x王子

*

I’mfriends with the monster that’s under my bed

Get alongwith the voices inside of my head

You’retrying to save me stop holding your breath

And youthink I’m crazy you think I’m crazy

*

“轰——啪!”

“!”

 

“怎么、了?”

“没事,”王子下意识抓紧对方的手,又马上松开:“做了个噩梦……”

“嗯。”想了想,他补充:“有、我在。”学习人类的发声有点困难,但他尽力了:“我会……陪着你。”

 

王子没再说话,只是脸往他胸口处埋得更深了些。借着明珠里存下的太阳光辉——很淡,但足够了,躺在王子身边的并不是个人——或者说,不完全是“人”。

它上半身是人身,肌肉线条流畅分明,每块肌肉都蕴含着力量。两条人类的手臂上各有纹身,特别是右臂,古老神秘的图腾纹了一条手臂,仔细看上边的图案,是一个祭司手举魔杖,正低头念着咒语。它胸前、人类心脏处隐约有个字母T,旁边是几条伤痕,交叉成凌乱的几个十字。再往下,先是整齐的八块腹部肌肉,再是人鱼线没入小腹,蓝黑色的鱼鳞从稀疏变得密集,在光下颜色像傍晚时分的海面,波光粼粼,呈现出诡异的银蓝色。

 

和人类几乎一模一样。

——唯独没有双腿。

*

这片海域一直流传着关于人鱼的传说。据说在暴风雨来临时,出航的人们如果面临着船毁人亡的困境,大声呼救,就有可能见到这些美丽的生物从深海浮现,帮助他们回到陆地上。

但几百年间,没有人亲眼见过它们。最早说见过的人不多时也病死了,死前手里还握着一片银色的鱼鳞,嘴里念念有词:

“我真的见过……”

 

 

 

 

救救我。

——救救我!

 

 

风雨咆哮着吞噬了船只,他很快掉进水里,试图探头呼吸也只被更大的浪打入海面之下。窒息和闷痛感、还有渐渐模糊的意识,水下的亡魂在呼唤他的名字,“TAO——”

*

“是我!”

对方的手即使没用力,也快把他的肩膀握碎了。“你轻一点,”王子低头趴在它肩膀上,“太用力啦……”

人鱼显然对他态度的软化有些意外,愣了半响才轻轻放了手。就在它绞尽脑汁想着人类的情诗、还想说几句来安慰他时,王子低声道:“唉。”

“你……”

王子用手指摸过那几道伤疤,人鱼颤了颤,却没有动。“挺疼的吧,”王子自顾自说:“谁叫你把我绑到海里来。”

“我没……”

“还没有呢,”王子说:“要不是看你救了我,哼。”

然后他突然道:“对不起。”

人鱼虽然不了解人的感情,但它明白道歉的含义,一下子便以为自己又做错了什么,结巴道:“不用……道歉。”

“你说你一条鱼,”王子抬头盯着它,“干嘛偏偏喜欢我一个人啊。”

“啊,”人鱼一板一眼,“就是、喜欢,不可以吗。”

*

我只是想开车(。)

这个随便看吧。